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28365365网址 > 中信信托副总经理:曾支撑信托业十年高速发展的通道可能要衰退
中信信托副总经理:曾支撑信托业十年高速发展的通道可能要衰退
发表日期:2019-06-04 21:32|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中,在严监管、去通道、降杠杆的要求下,曾经高歌猛进的信托行业持续收缩。截至2019年一季度,信托行业资产管理规模已从高点的26.25万亿元下滑

  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中,在严监管、去通道、降杠杆的要求下,曾经高歌猛进的信托行业持续收缩。截至2019年一季度,信托行业资产管理规模已从高点的26.25万亿元下滑至22.54万亿元。下降趋势还要持续多久?不符合监管要求的通道、非标道路受阻后,转型与创新之路又在何方?

  近日,中信信托副总经理刘寅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信托行业规模具体降到多少没有一定的量的概念。但在他看来,目前还有下降空间。

  而对于创新,刘寅认为,不能为了创新而创新,创新要有原则,首先要支持实体经济;二要防控风险,不能因为创新反而滋生新的风险;三是填补市场空白。

  个别机构做消费金融的模式可能偏离了监管要求

  NBD:2019年中信信托的业务重点是什么?传统业务领域有何侧重?创新业务方面,重点发展的领域或者新的尝试有哪些?公司目前对创新业务的探索是集中投入还是多点开花?

  刘寅:2019年,公司要“多练内功、多长本事”,在继续巩固和加强传统优势业务和能力的同时,加大信息化、线上化和一体化建设的投入,加快财务、托管、运营大中台的建立,加速实现消费金融、资产管理、证券化等创新业务的规模化和收入显性化,加深财富管理业务板块的精耕细作。

  未来着重关注的领域有基础建设、消费金融、资产管理(家族信托、保险金信托)、服务信托(资产证券化、账户服务信托等)。其中消费金融是中信信托2019年要推出的创新业务。公司对创新业务的探索遵循多点开花的态度。

  NBD:为何对消费金融今年才开始介入?目前对消费金融的介入大概是什么方式?听说有地方的监管部门对消费金融态度不是很支持?

  刘寅:对于新业务,不是别人做中信信托就要做,公司会根据自身的资源禀赋和人才构成做准备。其次,每家机构对一项业务的观点是有差异的,因为每家机构的策略、战略不一样。另外,现在这个市场适不适合参与,要进行商业性的判断,但我们一直很关注这块,也一直在研究,只是从市场来看,我们不是最大的。但实际上,我们多年前就进行了尝试,而且去年中信消费金融公司已经获批,以后将从中信消费金融这个层面在消费金融领域做深度的介入。

  其次,消费金融的含义很宽泛,有时候一些词语并不能覆盖一些业务的内涵。比如,中信信托做的消费金融信托可能就跟其他信托公司做的不一样,区别可能体现在内容模式和交易对手。做一项业务的前提是风险可控、成本可算、符合监管政策导向和监管要求。不能为了创新而创新,创新要有原则,首先要支持实体经济;二要防控风险,不能因为创新反而滋生新的风险;三是填补市场空白。个别机构做消费金融的模式可能偏离了监管部门对金融机构的要求。

  NBD:2019年中信信托在资金端有什么安排?目前直销与代销的比例是多少?您认为对于信托公司而言,在资金端,做到什么程度才是理想水平?

  刘寅:金融机构是中介服务属性,中信信托一手服务资产端,一手服务资金端,认为两者同等重要。2019年,中信信托将在继续巩固与优质股份制银行合作募资的基础上,将大力提高自身财富管理队伍建设,为高净值客户提供更为直接的服务。按照2018年的相关业务数据,在当年新发行的集合资金信托业务中,直销与代销的比例是4:6。

  目前,中信信托已将资金端服务能力列为与资产端服务能力同等重要的地位,按照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的发言观点,资金端服务能力,做到多好“都不为过”。目前中信信托覆盖的直销客户达2.2万名。如果算上在金融机构代销渠道购买中信信托产品的客户,累计已经达到近12.6万名。

  信托资产规模依然有下降空间

  NBD:截至2019年一季度,信托行业的资产规模下降至22.54万亿元,行业高速发展暂告一个段落,在您看来,规模会不会继续压缩或者压缩到什么水平才算合理?

  刘寅:这个没有一定的量的概念。在我看来,信托公司的发展或者规模,要因时而变,与当下的经济形势和监管形势有关。

  比如去年出台的资管新规。资管新规的出台跟以往的法规不同,重塑了资产管理的市场。在对信托公司的影响方面,首先,资管新规有一个重要职能是要约束不当的影子银行,或者说是对支持实体经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不利的,这块要按照资管新规进行规范收缩。那么,我们看到的现象就是去通道、降杠杆,在此背景下,原来的一些监管套利的业务,以银信理财合作为代表的这类业务,按照资管新规要下降,这导致总体规模的部分下滑。

  第二,整体的经济形势,我们目前看到经济有下行压力,存在风险上升的问题,这种情况下,企业创设优质资产的能力就会下降,对应匹配的资金就会缩减,相应的规模也会下滑。在此之外,很多金融机构的风险偏好也在降低,展业时更加关注风险,多重因素叠加,规模也会下滑。

  至于规模什么时候会反弹,没有一定,要看经济形势,但我认为还有下降空间。原来规模最高峰时,可能70%是通道,而这里面可能又有比较大的比例是不太合规的通道,以后监管到位,信托公司合规展业,那这块通道就会慢慢归零。当然,参考国外的资管市场,未来随着经济的提升,更有质量的规模还有空间,当然,肯定会有结构性调整。

  NBD:2015年您曾表示信托面临的新常态是风险、转型和监管,您觉得目前这句话是否依然适用?

  刘寅:我认为依然适用,当时我提出要认识到五个挑战,第一是充分认识经济换挡对信托融资需求的挑战。过去十几年,资产价格节节攀升,信托公司很少出风险,但现在不是了;第二是充分认识综合经营对信托公司的挑战。目前理财子公司就是体现之一;第三,充分认识金融市场化改革对业务发展模式的挑战。金融市场化改革会导致很多类信托产品出现,这对信托产品会产生挤出效应,现在来看,这表现得更加明显;第四,充分认识金融风险暴露对信托业风险能力的挑战。去年以来,可以看到,多个信托项目出险;第五,充分认识严监管对信托业的挑战。

  当时就在提示信托公司过去的好时光已经过去,之前干得特别开心的业务,比如通道、非标债权,虽然曾经基本上支撑了信托行业整个十年的高速增长,但现在来看,很多已经不符合现在的监管导向和政策导向,这些业务中可能60%~70%要衰退,信托公司必须转型。当然,目前信托业转型并不尽如人意,但已经被市场倒逼着在转。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